夏雪

hi,这里是夏雪!夏大雪夏小雪都是夏雪呀!
大概是个写文的,偶尔也会干些奇奇怪怪的事情xxx
在猝死边缘徘徊的医学生+患有强迫症的完美主义者👉龟速更新www
喜欢夏雪的话,点个关注吧!你们的支持是夏雪最大的动力!

我和我的沙雕日语班——关乎“我在佛前苦苦求了几千年”

        讲到一个接续语法,是やみません,意思是长时间强烈地想做某事,一般用于祈愿、祝福等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 老师:“我们来个例句吧。我向佛祖祈求……祈求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 下面立马有人瞬接:“对象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哈哈哈好,我向佛祖苦苦祈求了很久的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 有个小姐姐立马想到了《求佛》里面的一句歌词,立马就唱了起来:“我在佛前苦苦求了几千年~”

        有人插刀:“求了几千年都没脱单,也太惨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 角落里幽幽飘出一句:“佛说,我都没有女朋友……”


代笔

“就我一个人觉得甜妈的文风突变了吗?”

“甜妈最近是遇上什么事了吗?咕我们大半年又文风大变的,最近的更新感觉都好压抑。”

“不会是代笔吧?”

“那这代笔的水平也太烂了吧?”

“但是这个我完全跟不上的故事转折又很有甜妈的风格哇!”

她默然滑动着鼠标,一条一条看着读者们的评论,冷色的屏幕光投在她脸上,衬得她的肤色有些惨白。


“唐晨唐晨,你脑洞这么棒,把它写出来吧!我帮你想了个笔名,‘甜太阳’怎么样?”

“唐晨唐晨,帮我看看我的孩子们吧,我只有人设编不出故事。我帮你画人设呀!”

“唐晨唐晨,你看这条帖子说好想找一起讨论脑洞建世界观,一起写文画画搞创作的人。我好幸福,我已经找到了!”


“唐晨唐晨,你要快点好起来,你的儿子女儿还没有走到一起呢……”


她看了一眼一旁两个女孩的合照,扯出一个苦涩的笑容:“唐晨,我会加油的。”


我和我的沙雕室友——关乎我爱你吗这件事

        我室友在寝室里外放听歌,有事没事就跟唱两句。我一边玩着手机,突然听她唱:“亲爱的,我爱你吗~~”

        我:“你为什么爱我妈都不爱我?!!”

        我室友:“我爱你爸!”

        我另一个室友横了她一眼:“我妈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 我:“哈哈哈哈哈哈!”


崖心登上的第一座高峰

是很久之前的灵感,作死想尝试自己画出来当300粉纪念的,结果努力了半个月发现自己真的不行x

这个是零稚太太救我的结果,几乎是完全重画了www

生活使我天天HP-1,太太画的小崖心使我天天HP+10086

表白天使太太XD

我和我的大佬同学——关乎给宝宝的祝福

        高中有一个大佬同学,属于人帅成绩好,运动神经也发达,不说话是高冷男神,交流起来又是幽默风趣那种,是我高中时期的男神之一。嗯,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 原谅我吧……我高中呆的班,一个二个都是神仙级人物,男神女神扎堆堆。真不是我花痴!

        这一位呢,从高一就展现了惊人的学习能力,是老班的心头肉。在高一我还不自量力跟着听老班的物理竞赛期间,有一次他很巧地坐我旁边。大概是因为我都是去浑水摸鱼的,所以基本都往最后一排溜,而这位大佬似乎那天睡过头,来得晚了,才不得不坐了我旁边的空位。我不会承认那一节课我除了跟我闺蜜下五子棋之外还一直偷瞄人家。

        咳咳!总之,老班最喜欢干的一件事就是,如果有什么比较有难度的题,多半会叫这位大佬起来救场。于是……我分明看他一直撑着脑袋在打瞌睡,被老班叫到,我一瞬间以为他睡觉被老班发现了,还默默替他紧张来着。哪知道,这位爷,不紧不慢地站起来,看了两眼题,说:“这道题,我想到了三种解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 然后第一种怎么怎么做,第二种怎么怎么解,第三种只有思路不知道能不能行得通。

        我:“???”

        这道题很简单吗?

        我……看不懂……

        简直是……简直了!


        后来高二,他有女朋友了,也是咱班的。明明是个娇小得可以冒充小学生的女孩子,还非得自称哥那种。走路带风,自有气场。

        不管气场怎么强,身体还是弱了些的。有一次她大概是没吃早饭吧,上课上着上着就低血糖了,直接从凳子上倒地上。哇!这位爷,直接从第一排冲过去,拉起来背背上,飞奔送医务室。老师都看愣了。

        妈呀!好甜!这俩人配我一脸!


        他女朋友其实最开始成绩也一般啦。我们学校都是以上次大考成绩排名安排下一次的考场,我还记得高一有一次我还和他女朋友一起在第四考场的,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,她就跟他去了第一考场,我去了第十考场。

        我受到了双重打击……


        再后来高三,清华北大来我们学校掐尖儿,说白了就是物色优秀学生,先了解着,方便以后跟对方抢人。

        传说清华的某位教授来了之后,对这位大佬很是满意,说要是考上了,就给他专业随便挑哇什么的优待。学校领导就此似乎还有跟清华方面讨价还价,大概是想再争取一个名额之类的吧。

        不过这些都是传说啦,已经不是我等凡人能够接触的领域。

        反正传来传去,传出了一个版本就成了“你愿意来我们清华的话,你可以把女朋友也带过来”。

        我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大佬!您还缺女朋友吗?


        玩笑归玩笑啦!最后不知道是发挥失常还是什么原因,这位爷距离清华的分数差了那么一点,不过还是和女朋友一起去了北京的某大学,也是很甜啦!


        不过最令我印象深刻的,可以承包我一辈子笑点的,大概是在高二英语老师休产假之前。因为不确定老师休完产假回来还会不会带我们,所以大家决定每人写一张明信片,然后一起装在礼盒里送给老师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们大多数不是感谢老师就是祝福宝宝,这位爷也不例外,但思路实在清奇了一些,常人还真不敢这么说。

        好死不死,被他同桌无意间瞄见了,好死不死,他同桌是不嫌事大的类型,又好死不死,那节晚自习没有老师来教室。于是他同桌,夺过他的明信片,冲上讲台,公开处刑:“我给大家分享一下他写的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 这位爷在讲台下一脸绝望。

        “愿您的孩子和我一样优秀!”


        讲真,仔细想想,这还真是一份祝福诶!


我和我的沙雕室友——关乎能做多少斤这件事

        寝室门缝里塞了一张券,什么烘焙DIY五折优惠。寝室几只都算是喜欢吃甜点又喜欢自己做手工的那种,于是都约着时间去玩。

        优惠券上写着要提前电话或者微信预约,然后我们就让某一只去加微信问问。她聊着聊着跑来跟我吐槽说,她问做小饼干的价格和分量,对方答68元一份,她又问一份能做多少出来,对方又答能做一份的量。

        她:“exm???这是什么废话??简直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 我摸着下巴仔仔细细考虑了一下,拿过手机,输入“一份的话能做多少斤呢”,单击“发送”,放回我室友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 她看了一眼:“……你……特么……认真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 我淡定回:“很认真的好么?”

        我室友:“……我觉得我在丢人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 后来我有事没去成,我室友回来跟我说,商家说当时她看见我们这边问“能做多少斤”的时候都惊了……惊了……惊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 大概开店这么多年还没遇到过用“斤”来衡量DIY曲奇饼的买家吧?


        さすがわたし!


那什么的一家人——关乎女装入门这件事

        某一天,我爹突然给我发了个文件,说:“学生发在群里的,转发给你,看看有帮助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 我一看文件名,心里顿时一咯噔——妈呀,《女装入门》,不是我想的那个女装吧?

        我直觉就是我想的那个女装,但是又觉得这文件来自我爹,不可能是那个女装吧?

        但我爹也可能根本没打开看过……

        不管我心路历程怎么复杂,当我颤颤巍巍地点开,看清跳入我眼里的第一行字,我就明白我爹压根儿就没看过内容就直接转发给我了——“真想做个女孩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爹爹,你点开看过吗?不是,爹爹,你知道什么叫做女装吗?”

        我爹:“???”

        我决定,必须得跟我爹科普一下年轻人的文化了,于是我爹的反应——

        “居然还有这层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就是男扮女装吧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学生他们发群里是几个意思?我的妈呀!”

        我想了一下,得挽救一下我爹学生在他们老师眼里的形象,于是说:“二次元圈子里还算比较常见啦,况且男生cos动漫女孩子会更有优势一些,因为男生的腿又直又长又细,稍微打扮一下真的看不太出来是男孩子,可能比女孩子cos出来还要更贴合原形象。”

        我爹:“哦,懂了。有机会去见识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那有机会我带你去漫展玩吧!漫展上妖魔鬼怪最多了!我有些时候看到好看的coser,都会跟同伴悄悄咪咪讨论这到底是小哥哥还是小姐姐。说起来上次我带我哥去漫展,他回来之后就说,这整个就一群魔乱舞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!好!”



        这件事告诉我们,要在有老师在的群里发某些东西前,得仔细考虑清楚。你们以为他们从不发言就是屏蔽了群消息吗?

        不!就算你们毕业了再多年,他们一样也在默默关注你们!

        说不定哪天你们在他们心里的形象就崩塌了啊!崩塌了!


我和我的沙雕室友——关乎怀了个电钻这件事

        老师在讲羊水栓塞的时候,顺道细致地描述了一下分娩的过程,又是剧烈宫缩又是阴道撕裂的,在座的女生无不紧锁眉头,简直就差满座的吸气声了。

        结果老师提到胎头旋转时,我室友冷不伶仃在旁边来一句:“这怕不是怀了个电钻吧?”

        我脑补了一下那情景……然后顿时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电钻!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    对不起,我不该笑的……但是这真的也太好笑了吧!

我和我的沙雕队员——关乎冰阔落引发的惨案

        我入校就加了我们学院的排球队。去年因为宣传力度不够,导致基本上没有招到新人。尤其是男队,在打队员刚好六个,连替补都没有,比赛期间根本没资格受伤,不然缺人的话就只能弃权了。于是今年队长卯足了劲儿,老早把我们安插到各个新生群里打广告。身高技术,什么要求都没有,只要感兴趣愿意来,都包教包会!

        我分配到的有个班,刚一进去打了个广告就被管理员警告说禁止广告。结果人小萌新主动来私聊我,果断拐进群。

        队长跟人家一聊在群里一聊……哇!这下可不得了!

        男生!有身高!有技术!还会扣球!

        队长高兴疯了,连“看到男的劳资就兴奋”这种话都说出来了,还被我截了屏,嘿嘿嘿!

        我适时:“队长!我拉的人,要奖励!”

        “好!冰阔落!给你安排上!”


        后来我们只要拉到了人进群,都会找队长要冰阔落。然后这一次可能宣传力度够大了,进群的新人都有二十来个,队长很开心,决定见面会的时候,人手一瓶冰阔落。

        有老队员打趣他问:“发财了嗦?”

        队长:“才开学,还有钱!等过了这段时间就要存钱过双十一剁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有人:“队长我可以要两瓶不?”

        队长:“……不可以!”

        我:“队长我可以要2L装的不?”

        队长:“???”

        然后各种跟风。

        队长终于忍无可忍地掀桌:“你们就不能心疼一下我的钱包吗?”

        全群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 我默默地划拉划拉到上面,截图,发送。

        “队长,你可说了才开学还有钱的啊!截屏为证!”

        队长:“……你们都我祖宗吧?”


我和我的沙雕室友——关乎胸有成竹这件事

        某次大考之前,我发现我一室友一点都不慌张,愉快地玩耍,忍不住打趣她说:“一看就知道背得滚瓜烂熟了,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 我本来以为她会说,胸里连笋都没有,哪来的竹子。

        结果她白了我一眼,说:“胸都没有,哪来的胸有成竹?”

        我:“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 真的是混熟了之后,一个二个都是人形自走托马斯小火车。